从一场音乐会中感受“跨、融、创”

2022-11-27 13:20:57

兰维薇

杨婷婷与北京民族乐团合作演奏北京民族乐团供图

近些年,民族音乐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为业界和社会所关注,不少艺术团体都做出了出色的艺术尝试。于10月末举办的“2022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第三场演出,是由北京民族乐团演奏的《国乐的摇摆》融合音乐会。音乐会将民乐与爵士相融合,别开生面。

当晚,英气冷峻的指挥范妮下棒奏响《中国红》的第一个音。作为音乐会的序曲,《中国红》激越飞扬,民族管弦乐音色在作曲家张辉的笔下绽放光彩,于多变跃动的节奏韵律中流溢出的“声音蒙太奇”像一艘快艇,载着观众如空间穿梭般身临其境地“看”到了世界各地地标建筑点亮的“中国红”。紧接序曲之后上演的是由张嘉阳自爵士乐历史上最著名的乐曲之一《小憩五分钟》改编而来的民族管弦乐合奏,五拍子的律动进行中,吹、拉、弹、打声部逐一亮相、变奏、加花。爵士乐中的即兴,西方乐队协奏曲体裁形式中展现各声部技巧、色彩、语言的变奏手法,加上中国丝竹中的“嵌挡让花”,在这悠游轻摇的小憩中奇妙地实现了统合。

音乐会的前两首作品已然明确地点了题——“国乐+爵士”。正如音乐会导聆金野所说,当晚音乐会的核心词是“融合”。仅仅在国乐中调入爵士的调子,或爵士中加一点国乐点缀,尚处于二者相加的量变,而融合则是实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转化与重构。

接下来的5首作品都是为独奏(唱)与乐队而作。《花前月下的热情》由熊俊杰作曲、杨婷婷琵琶独奏,这两位中国音乐学院国乐系的教师将教学与学术的严谨留在了课堂,而将艺术家的不羁浪漫带上了舞台。素以淑女气质示人的杨婷婷一改往常的温婉文静,指尖轻点,摇摆迷醉,技术控制的精准性不因追求台风可塑性而有丝毫偏差,令人叹服。程皓如担任古筝独奏的作品《云南随想》由马久越作曲,熊俊杰、戚浩迪配器,作曲家的编排让古筝以高度器乐化的技术语言弹出糅杂了《小河淌水》《放马山歌》歌曲素材的旋律,乐队则在架子鼓强劲节奏的引领下,以摇曳动感的节奏放大了流行音乐的曲风。《深情的吻》是传唱度、改编率极高的一首墨西哥情歌,金野的改编侧重歌曲的抒情性。在乐队轻轻摇摆的韵律上,伯鹤的演唱若耳边的呢喃低语,情绪高涨处亦以点到为止替代高亢张扬,低回的人声和美妙的西班牙语发音,在全场器乐作品中竟有些许惊鸿一瞥之意。张辉原创的打击乐与乐队作品《天边的颜色》由北京民族乐团演奏家刘梦主奏,舞台最深处高高搭起的打击乐台上,刘梦如一只蝴蝶般在马林巴和通通鼓前翩翩飞舞,复杂的节奏、炫目的槌法,极尽打击乐之能事与难事。雷焕然的原创作品《飒》为唢呐与乐队而作,张倩渊帅气奔放的唢呐演奏完美精确地诠释了曲名。她用夸张的喷吐式气息为机械密集的节奏设置平添令人咋舌的戏剧性,因站立演奏,肢体、身段语言的舞台表现获得更大自由度,她虽无意“秀”与“炫”,而从发梢到足尖奔跳而出的乐感与一脸专注的“酷”却形成了精彩的反差,用“燃”来形容台上与台下的回应实不为过。

节目单上最后两首正式曲目是张辉编曲的《西班牙》和《哈密瓜岛》。在《西班牙》上演前,金野再次登台,带领观众玩起了“跟唱”的游戏:提取主题中的骨干音,与台上乐队进行互动。乐队正式演奏时,范妮指挥乐队,金野指挥观众,共同“演奏”了这个独一无二的、带人声的、民族管弦乐版的《西班牙》。获得强烈参与感的观众在其后的《哈密瓜岛》中彻底放下了矜持,纷纷站起身尽兴摇摆。音乐会进行至此,观众意犹未尽,于是,乐团大方地给观众献上加演曲目、墨西哥爵士乐名曲《龙舌兰》。范妮放下了指挥棒,以一只沙锤将乐队带上节奏后,便悠哉地走向了打击乐声部,从容地调试一对邦戈鼓的高度,边欣赏着乐队松弛的“自动演奏”,边等待最佳出场时机。观众与乐队也在期待打击乐家范妮的高光时刻。以自己的打击乐老本行作为回馈观众的彩蛋,范妮的即兴拍击鼓点密集、节奏变化难测,艺术家的个人魅力引人倾倒。

国乐奏爵士并非首创,曾经拼贴式、贴标签式的“跨界”甚至还遭到过诟病。听完这场“国乐的摇摆”,方知北京民族乐团将整台音乐会大方定位“国乐+爵士”,实非轻率。这台音乐会的音乐总监张辉和导聆金野在民族管弦乐和爵士乐领域深耕多年。在曲目编排上,他们既要在《中国红》等原创作品中大胆拓展民族乐器的音乐语言与表演疆界,于“节奏的灵动”与“悠游的韵致”层面调和民乐与爵士的风格,又要在《云南随想》等改编作品中突破单纯的配器,试图以民族器乐的音色来演绎爵士乐原作的表情与气质,其中《云南随想》又反其道而行之,在原曲的中国风旋律中嵌套爵士乐的节奏织体与韵律表现,呈现了国风与爵士的“复风格”。

成立7年以来,北京民族乐团在演出形式上不断探索,创作上演了《北京回响》《国乐耀中华》《国乐大典》等大型主题音乐会和《燕京八景》《新国门畅想》《中轴》《大运河》等立足于北京历史文化的民族管弦乐大型原创作品,以及多媒体情景音乐会《五行》、打击乐儿童剧《寻找最后一滴水》、国乐剧《春江花月夜》、流行国乐《国潮》《国风》《国漫》等,《国乐的摇摆》亦是乐团在守正创新的文艺总纲下与时俱进、展国乐青春与朝气而奉上的新作。除了紧抓民族管弦乐作品创作,北京民族乐团还通过曲艺、戏曲、爵士、戏剧表演等多门类艺术工作坊提升、开阔乐团演奏家的艺术素养与眼界;并在“新锐”“自古英雄出少年”等系列专项以及与中国音乐学院共建实践基地的举措中,为民乐人才的培养搭建平台。北京民族乐团附属青年爱乐国乐团、附属少儿打击乐团、附属少儿弹拨乐团的组建,则是乐团以民族音乐为渠道,在多层次的民乐普及构架中积极发挥“以文化人、以乐养心”的社会职责,树立每一位成员的公益自觉。

国乐的跨界并不新鲜,难得的是以“跨”为手段与途径、于借鉴与融合中重构民族管弦乐的语言与风格,如此方能创作出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时代的国乐佳作,同时也在实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国乐新征程上留下自己坚实的足印。

Copyright @ 2011-2022 筱豪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1912652

联系QQ: 12345678 邮箱地址:1234567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