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的激情寻根之旅

2022-11-27 12:55:38

《杨家岭的春天》剧照。本报记者方非摄

在隆重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80周年之际,有机会在北京市首届“大戏看北京”展演季开幕式现场观赏到开幕大戏《杨家岭的春天》,让我们重温了当年艺术家们在延安经受的庄严洗礼场面。有意思的是,剧组是从延安时期古元、彦涵、罗工柳、王式廓、江丰、立群等创作的木刻版画中产生最初的创作感兴的。这些版画以普通劳动者和抗日军民为主角,展示他们实实在在的昂扬奋斗精神,洋溢着人民文艺的精神气质。剧组运用鲜活的舞蹈语言,让版画中凝聚的延安文艺工作者与人民在一起的图景活了起来、跳了出来,与当代艺术家和观众展开跨越时空的热烈对话,形成了这台舞蹈诗剧。从这一点看,这部舞蹈诗剧的艺术创新点就在于,巧妙地借助有着鲜明的历史年轮印记和厚重的革命历史底蕴的延安木刻版画而激发出当代舞蹈创作感兴,在美术门类与舞蹈门类之间的跨门类艺术交融上闯出了一条舞蹈艺术表现新路。

借助于这种跨门类艺术交融路径,剧组以丰富的想象力和富于表现力的舞蹈语言,再现木刻版画中浓缩的延安时期人民对于艺术家的款款深情,以及艺术家对于人民的庄严承诺和回报。全剧在结构上由三个篇章组成:第一篇章“厚土”,讲述陕北老妈妈用深沉无边的挚爱,去温暖一名手拿小提琴的音乐家和一名怀揣芭蕾舞鞋的舞蹈家的心田,先后通过《抗旱》《挑水》《入仓》等情节展现艺术家从农民母亲那里获取的丰厚滋养,表现人民母亲对艺术家宛如大地一般的深广恩惠和无限深情。第二篇章“破晓”,讲述文学家在拂晓的晨曦中对人民生活展开进一步领悟,涉及家长里短的“调解”过程和思想解放,既有红火的《妇纺小组》,也有富有民间智慧的《豆选》,它们给人民艺术家带来新的创作激情和生活源泉。第三篇章“永生”,让觉醒的美术家走向人民、走向火热的战斗生活实践,在人民战争环境中成长、成熟。最后的“尾声”部分,以一幅幅由汗水和鲜血凝成的木刻版画,共同诠释现代中国文艺应有的永恒的人民性精神。

全剧始终洋溢着陕北地方艺术的鲜明特色和地缘风情。在木刻版画的硬朗线条、坚挺笔触的明确预构和提示下,汉族民间舞的气韵风格同安塞腰鼓、秧歌舞等民间舞蹈的热烈飞扬动感相互交融,再配之以陕北音乐的悠扬高亢音调,这样组合成富于西北地缘文化精神的民俗民间场面,重构起延安根据地时期热烈、纯真、乐观向上的革命文艺氛围,为艺术家们前往延安向人民学习、完成精神洗礼而营造出恰如其分的环境条件。

该剧最令我感到新奇和精彩的,是皮影舞段落的设计及其特殊表现力。据了解,皮影戏是中国最古老的地方戏剧样式之一,在陕西一带又叫“影戏”或“影子戏”,曾经遍及陕北、陕南及关中各地。这里以舞蹈形式去仿拟陕北民间皮影戏艺术造型,构想出由男女演员组合成的一组组皮影舞单元去表达,既体现了舞蹈艺术对陕西地方民间戏剧样式的源头追溯,又给全剧带来生动和活泼的喜剧性场面,使得主体风格中得到来自地方民间戏剧元素的调节,产生出庄正中有谐谑的新奇风格。这段皮影舞堪称全剧中最出色且最具奇趣的舞段。这让我不禁想到苏轼的观点:“诗以奇趣为宗,反常合道为趣,熟味此诗有奇趣”。这一段皮影舞恰恰体现了舞蹈家们对舞蹈艺术的“奇趣”的追求,产生出“反常合道为趣”的美学效果。我甚至进一步想到,假如剧组能够让类似皮影舞这样的充满奇趣的新型舞蹈段落统领全剧舞剧风格,想必会更加精彩和更能受到观众的欢迎。

全剧舞蹈表现的核心点在于,艺术家在延安如何从“洋”到“土”而发生精神转变。他们初到延安时,胸怀激情、热烈欢快,带着小提琴、跳着芭蕾,但高高在上,脱离实际,不了解人民生活。随着和当地老妈妈、老爹、青年男女的反复交往、交流、交谈和交心,随着与延安男女老少众多劳动者的交流的加深,他们逐渐在心中了解了人民,在肢体上模仿起人民的动作,女舞蹈家情不自禁地舞起了秧歌式舞步,文学家在调解婚姻纠纷中得到创作感兴,并且在睡梦中幻化出奇趣横生的皮影舞。艺术家们终于在延安普通人民的怀抱中觉醒起来,在情感上和立场上发生了关键的转变,从而完成了这次人民文艺的激情寻根之旅。

确实,剧中出现的艺术家角色,如音乐家、舞蹈家、文学家、美术家等,从“五湖四海”奔赴延安,投入到根据地人民火热的大熔炉中锤炼。他们看起来是被表现的主角,能够创作出具有影响力的文艺作品。但真正的主角其实是人民,即是以老妈妈为突出代表的延安根据地劳动人民。正是人民以深沉的爱和无私的情怀,驱散艺术家心中的冷漠、唤醒他们沉睡的生活热情,帮助他们实现思想转变、完成精神升华,才终于迎来人民文艺创作的春天。

首届“大戏看北京”的主题是“文艺展新姿、精品献人民”,之所以选择这部剧作为开幕大戏,想必富有一番深意在:文艺属于人民、来自人民、为了人民,艺术家只有真正回到人民中、创造出人民满意的人民文艺精品,也才会有辉煌的艺术未来。不过,从现场观看角度看,该剧还有一些可改进的地方。首先是目前的舞蹈语言在整体上新奇感有限,还应当在“奇趣”风格追求上更坚决和彻底,甚至可以让类似皮影舞等所传达的“奇趣”贯通全剧,增强整体观赏效果。还可以适当增加字幕提示,便于观众尽快了解他们相对陌生的延安时期剧情。同时,还可利用多种媒体宣传方式,对影响剧情的经典木刻版画及其创作背景加以介绍,以利于与现场观众形成即时的互动。

(作者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北京评论家协会主席)

Copyright @ 2011-2022 筱豪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1912652

联系QQ: 12345678 邮箱地址:12345678@qq.com